博客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的最新消息

博客 发布于 December 10, 2018

  当您想到普遍的人权时,会想到什么?受教育、工作、结婚和成家、行动和言论自由的权利 – 尽管这些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权利,但对于全世界近 25 亿患有未矫正视力问题的人们来说,他们却可能无法享有此类权利。 总的来说,视力不佳可能会对社会产生影响,但它也会对遭受视觉障碍的个人产生直接且深刻的影响。研究表明,视力不佳可能会对学习成绩、工作效率、整体健康状况等诸多方面产生负面影响。 视觉障碍的解决方案通常很简单:佩戴一副眼镜即可。眼镜是一种有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可以对那些未矫正视力的人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从而改善他们的个人生活。但除此之外,眼镜还可以改变 25 亿人 – 近三分之一的世界人口 – 在社会中运作的方式。对这些人进行矫正视力可以使这些人能够从提高工作效率中获得经济利益,并通过为儿童提供更好的学习和教育为后代带来更多的机会。 据专家介绍,高达 80% 的学习任务需要用眼,这意味着视力不佳的儿童处于巨大劣势。如果不加以矫正,差异只会增大,这可能会为儿童的一生带来困扰。视力不佳会妨碍他们在课堂和一生中学习的能力。 幸运的是,有研究表明,合适的验光眼镜对儿童的学习成绩的影响要大于任何其他健康干预的影响。最近在中国的一项研究表明,配戴一年眼镜的学生获得了较高的考试成绩,相当于六个月的额外学习,以往成绩不佳的学生从视力矫正中受益最多。 及早发现和矫正视力不佳是让所有儿童获得平等成功机会的关键。这就是许多专家同意三岁的儿童需要进行全面的眼科检查的原因。国家视力和健康委员会的一项研究发现,眼科检查在识别早期视力问题方面非常有效 – 解决这些视力问题可以提高考试成绩。 使用矫正镜片,儿童可以为他们有机会充分参与的未来奠定基础。同样,眼镜也可以使成人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并做得很好。 由于未矫正视力而导致的生产力损失从个体级别直至全球经济都具有深远影响。未矫正屈光不正所导致的视力障碍的经济影响,估计对全球经济的消耗可达到惊人的 2,720 亿美元。 事实是,无论他们是在工作或是在上学,还是生活在任何地方,许多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有视力问题,因为他们只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我们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看得清晰的权利。 在人权日,我们必须努力确保优先考虑矫正和视力保护的好处。当视力在医疗保健领域占据应有的位置时,我们在课堂上、在家庭中、在工作场所、在社区中的所有努力都会产生连锁效应,从而使整个社会受益。 良好的视力是享有多项人权的先决条件 – 现在是时候承认它本身就是一项基本人权了。通过采取简单、低成本的措施,各年龄段的人们都可以极大地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并充分利用他们所享有的权利。我们展望的未来是,良好的视力被视为一项基本人权 – 一个每个人都能通过更好的视力从更好的生活中充分受益的世界。加入我们,赋予视力发言权。

了解更多
博客 发布于 November 08, 2018

道路安全话题得到大量关注。通过 Google 快速搜索有关该话题的新闻,可以在会话中发现令人难以置信的能量和大量创新解决方案。 就在本周,出现了许多强调减少道路交通事故方法的报道。在孟加拉国达卡市,基于网络的意识和教育平台 E-Society 推出了在线道路安全课程。目标是什么?为人们在道路上的行为带来积极改变。在加纳,阿克拉都市议会 (AMA) 与彭博慈善基金会全球道路安全倡议 (BIGRS) 和非洲交通安全战略政策计划 (Africa Transport Safety Strategy Policy Program) 合作,推出首个阿克拉道路安全战略,以在 2030 年前减少该市的交通死亡人数。而在纳米比亚,国家道路安全委员会 (National Road Safety Council) 正在为达成在 2020 年前将道路安全纳入学校课程而努力。 对于这些关心当地公民福祉以解决实际问题的工作,我们十分赞赏。根据世界卫生组织 (WHO) 的数据,全世界每年约有 130 万人死于道路交通事故,另有 2,000 万至 5,000 千万人遭受非致命性伤害。 很明显,道路交通伤害仍然是重要的公共健康问题,对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来说更是如此。我们的目标是将视力作为许多已针对道路安全问题展开的讨论的重点。 驾驶任务显示与良好视力有 90% 至 95% 的关联,而视力受损则显示与驾驶员不适、感到困难和碰撞风险增加相关。根据一篇即将发布的由 Kovin Naidoo 教授等人编写的系统评价得出结论,未矫正的屈光不正确实会对道路交通事故构成风险。而且,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在印度,视力测试结果不合格的汽车驾驶员与交通事故的相关率达到 81%,比视力良好的汽车驾驶员与交通事故的相关率高出 30%。 虽然这些统计数据令人担忧,但我确信我们可以弥补这一差距。我们减轻此差距的一种方法是倡导在驾驶执照更新过程中进行眼科检查。我们已在印度针对营运驾驶员试用这一方法,而且,我们对结果充满期望。 在道路上能够看清和不能看清的人之间存在的差距不仅代表着拯救生命的机会,而且也是针对解决方案进行跨领域合作的机会。这不仅可以确保人们在道路上看得很清楚,而且在默认情况下,也可以让他们在学校、工作场所和家庭中获得更好的体验。 希望您同我们一起,通过向您关于道路安全的讨论中增加视力话题来弥补所有驾驶员、乘客、行人和骑行者在道路上的这一差距。 这是一种互利的方式,可以让我们一同向着为所有人创建更安全的道路和更美好生活的共同目标而努力。

了解更多
博客 发布于 October 02, 2018

上周,在第三届联合国传染性疾病高级别会议上,Michael Bloomberg 表示,“城市可以成为越界变革引擎。当政策在地方层面起作用时,国家政府更有可能采用这些政策。”虽然当时的背景并不完全是我写作的背景,但让我所触动的是,视力影响研究院和许多其他组织正在世界各地进行变革。通过对视力保健的地方变革迈出第一步,我们便有机会以跑马拉松的势头来改变世界看待事物的方式。 在本月的世界爱眼日当天,许多组织都将强调对眼睛保健无处不在的需求,当我思考“无处不在”在视力健康背景下的意义时,我想到,这不仅仅是地域问题,更多的是我们的日常任务。无处不在指的是学校、工作场所或家中。无处不在指的是城市或乡村,或我们穿行于之间的路上。 事实上,视力影响研究院在过去的两年中特别关注我们所穿行的道路,无论是作为司机、乘客、骑行者或是行人。良好的视力对我们在道路上的安全而言至关重要,我们必须优先考虑对全球司机制定最低标准的需求,以便为所有人创建更加安全的道路。 当我开始研究视力课题和道路安全的几年来,我震惊地发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SDG) 3 计划在 2020 年之前减少一半数量的全球道路交通死亡和受伤人数”— 然而,作为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明显缺少良好的视力。多年前,在许多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中都指出“道路使用者视力不佳是影响卷入交通事故的主要风险因素,也是全世界道路交通伤害的主要风险因素。” ” 现在,良好的视力甚至不是他们安全道路计划的一部分 但我们正在改变现状。 这个世界爱眼日,我受到了许多当地为了改善视力和道路安全而做出的努力的鼓舞,特别是在印度,拥有世界上最致命的道路的国度。从新的研究到充满希望的政策变化,这些当地优先考虑眼睛保健的举措可能会对各地人民产生全球性影响。 眼睛保健无处不在必须有一个起点。我们各组织为优先考虑视力而进行的集体工作为变革推波助澜,我相信,每一个地方的行动都在产生不可忽视的全球性涟漪。

了解更多
博客 发布于 September 06, 2018

过去几个月,我们一直在强调近视的流行趋势,并通过我们的社交媒体渠道收到了宝贵的反馈。最引起我注意的是人们对自己近视的个人经历以及近视对个人生活所带来影响的评论。将这种影响扩大至数十亿人身上,对个人和社会造成的代价是巨大的。本月,我们邀请了视力影响研究院 (VII) 顾问委员会成员、验光师兼公共卫生领袖 Kovin Naidoo,从视力等多个方面介绍他对近视如何影响我们社会的看法。以下是我们的采访摘要: 我们对近视的影响了解得越来越多。从成本角度来看,这一流行趋势会对世界造成哪些影响? 应指出的是,以下数字只是衡量社会成本的一个指标,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才能确定总成本。到 2050 年,近视的患病率将上升至世界人口的 50%,矫正近视以及提供眼疾(例如近视黄斑变性(MMD) 和青光眼)矫正和治疗相关服务的成本将是天文数字,并且将给经济带来巨大负担。今年年初,我们在眼科学研究协会会议 (ARVO) 上发布了一张海报,从生产力角度展示了这种经济影响。2015 年,近视黄斑变性 (MMD) 和未矫正近视引起的视力障碍 (VI) 所带来的潜在生产力损失估计为 2500 亿美元,其中包括 170 亿美元(30-490 亿美元)是眼睛保健引起的生产力损失。随着患病率的增加,这一数字也会大幅增加。 您经常说该问题需要共同努力才能解决。原因是什么? 近视的预计患病率令人难以置信,并对未来构成了罕见的公共卫生危机。另外,研究表明,在某些社区,获得眼镜矫正的几率非常低。有时只有不到 20%需要眼镜矫正的人能够获得矫正,这一局面使我们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 很少有一种重大公共卫生问题能够影响世界一半的人口。为了扭转这种趋势,我们需要动员所有从业者,并加强努力,实现我们的目标。 我们需要采取全方位的措施,从国家层面解决服务提供、获得价格合理的矫正、健康推广、宣传和政策变革的问题。所有眼睛保健从业者都要参与其中。我们需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扩大我们的服务。这意味着政府、民间组织、学术界/研究人员(研发价格合理的近视控制产品)和私营部门需要齐心协力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作为一家全球性学会,我们如何解决近视问题? 若要实施上述策略,我们需要携手进行变革,而不是把主要精力放在相互竞争上。我们需要加强合作,像国际近视研究院(IMI) 一样,就近视定义、临床指南、临床试验和行业办法等关键问题达成共识。达成共识将确保我们形成统一的言论,并将精力投入到关键挑战中,而不是关注彼此之间的分歧。我们需要就教育、服务提供、健康推广、宣传和研究问题加强合作。长期以来,我们的精力都集中在如何取得成功上,而忽略了周围人的需求。建立合作与合作关系让我们可以投入更多的精力,真正带来符合需求的影响。如果不这样做,就等于面对不断增加的社会需求而无动于衷的自私自利的组织和机构。 很显然,我们需要合作,共同去努力。政府可以发挥什么作用? 政府在解决发展中国家贫困人口需求方面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即使没有面临近视危机,许多国家的屈光服务也岌岌可危。随着近视患病率的增加,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各国政府特别要提升儿童眼睛保健服务,尤其是学校眼睛保健服务,以便尽早惠及我们的儿童。 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政府都需要制定政策,让儿童在幼年时必须接受视力检查,允许轻松获得及进口近视控制产品,加快通过近视控制产品的监管审批,并推动国家立法,以鼓励进行户外活动的策略和政策预防近视。 学校可以采取哪些措施? 如果近视是我们的敌人,学校就是我们的战场。世界各地的学校都为儿童与家长创造了可以最大限度获得直接服务或参与健康推广活动的契机,鼓励家长带孩子接受视力检查并获得适当的矫正。 在发展中国家,尽管面临贫穷和饥饿的障碍,孩子们也在上学,但当他们到学校时,却无法看清黑板。如果是这样,他们欠佳的视力就不会帮助他们走出持续的贫困。对于让学校成为解决近视问题的更广泛计划的启动平台,我们有令人信服的论据。   私营部门如何发挥作用? 私营部门需要为全方位措施的各个环节提供支持,无论是服务的提供、人力资源开发、宣传、政策变革、研究还是健康推广。但是,行业应推动研发价格合理的先进近视控制产品的议程(无论是隐形眼镜还是镜片眼镜),并让全世界的儿童受益。如果无法让大多数儿童受益,即使世界上最好的技术也毫无价值。 视力保护组织如何发挥作用? 视力保护组织通过将宣传和政策变革作为首要工作,为支持全方位措施发挥了关键作用。政府(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从业人员是服务提供的监管人。视力保护组织必须支持扩大这些服务,而不是将自己视为政府或从业人员的替代者。他们起到了催化作用,并且可以采取更积极主动的措施来实现变革。我们需要把我们的议程列入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其他更广泛的发展议程。我们需要证明,近视有可能阻碍儿童接受教育,从而影响我们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SDG) 的工作。如果继续在狭隘的临床模式下运作,我们将来会面临危机,历史将对我们所有人 — 公共、私营、学术和民间社会组织 — 进行非常严厉的评判。 我们已经看到采取更广泛协作措施所取得的成功。孩子的视力 (OCV) 活动在其短暂的生命中汇集了超过 75 个眼睛保健组织及其他组织,将儿童眼睛保健纳入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政府更广泛的发展议程。此次合作还为宣传、政策变革和健康推广工作提供了支持。这是不合作即灭亡的大问题。 能否列举几个在解决近视问题上已经取得一些成功的国家/地区? 我相信新加坡、台湾和中国等国家/地区已经认识到近视造成的危机,并且已经在努力实施政策变革并推动解决近视问题的议程。但是,即使在这些国家/地区,也有许多工作要做,确保采取更全方位的措施。 […]

了解更多
博客 发布于 August 07, 2018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的团队有幸参加了几次以近视(近视眼)主题为前沿和中心的会议。六月,在基于学校的健康联盟会议上,我有幸在关于近视如何影响教育和学习的座谈小组中发言。七月下旬,我们参加了预防失明协会关注眼睛健康峰会,在该会议上近视问题也在议程之中。 这一主题逐渐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因为这不仅是视力危机,也是影响全球越来越多人口的公共健康危机。在 2010 年,全球只有超过 28% 的人口受到近视的影响。到2050 年,预计这一数字将上升至近 50%。预计截至 2050 年,全球近视和高度近视的患病率将呈现出明显上升趋势,分别将影响到 50 亿人口和 10 亿人口。 好消息是我们已经找到了问题的解决方案。对于难以看清远处物体的人而言,一副眼镜可以改善生活的质量。事实证明,增加户外活动时间可以防止近视的发生和发展。减少花费在数字设备上的时间也会有所帮助。 更好的消息 – 我们越是团结一致地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一问题就越是能够在视觉领域以外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我们的挑战是团结在能够实施解决方案的人周围。无论是与决策者合作,帮助他们提倡为最年轻的一代提供眼科检查,还是鼓励学校官员在上学期间为学生提供充足的户外活动时间,都需要群众集体高声齐喊才取得成功。 最近,我被国会山报上的一篇关于近视问题的文章所震惊。该文章的作者,纽约的前民主党代表 Ed Towns 将儿童近视问题比作花生过敏问题。他指出,由于开展了确保儿童安全和健康的活动,在我们许多人的儿童时期几乎不存在的问题得到了更广泛的认识。我们必须继续以同样的方式对待近视问题。 在基于学校的健康联盟会议上,一位观众问我:“如果我们对这一问题置之不理,会怎样?”我的回答是:“我并不认为置之不理是一种选择。”我确信,如果有人向您提出同样的问题,您的回答也会如此。让我们团结起来,提高对围绕近视问题的地方对话的重视,以此来产生全球影响!

了解更多
博客 发布于 June 07, 2018

在过去的两个月,我们的博客专注于儿童视力的关键需求和受益,以及可改变全球数百万儿童生活的现有简单解决方案。如果您还未曾阅读,近期刊登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的一篇文章详尽描述了眼镜的可量化需求以及佩戴眼镜可以如何改变世界,您可通过此文章进行了解。作者向 VII 和许多其他人进行咨询,以编写这篇使视力矫正意识得到暂时提升的信息文章。 本月,我结束这一话题的编写,我很高兴能够突出强调了一些组织在改善儿童生活方面取得重大进展,从而为新一代司机、工人、成年人和老年人赋权。 最近,与由英国女王伊丽莎白钻石禧年信托基金 (The Queen Elizabeth Diamond Jubilee Trust)支持的非盈利性眼健康组织 Peek Vision、博茨瓦纳卫生与健康部以及基础教育部长合作的一项计划再次确认了其承诺,即至 2021 年前对该国的每位学龄儿童进行视力筛检和治疗。这项努力将使博茨瓦纳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为所有学龄儿童提供眼部健康检查的国家。在这个非洲小国的 250 万人口中,约有 34% 的人年龄在 15 岁以下。设想一下,对如此庞大的人口进行视力保健会在接下来几年中对博茨瓦纳产生何种影响。 上个月,国际防盲协会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the Prevention of Blindness) 与“孩子的视力”活动及其合作伙伴共同采纳了全球学校筛查计划指导方针,以此作为学校整体医疗保健的一部分。这些指导方针是多年努力的成果,而作为这两个组织的积极成员,VII 大为称赞这项为制定全球标准来确保我们的儿童可以看到、学习且有所收获的指导方针而付出的巨大努力。 在全球范围内,如依视路 (Essilor) 视力基金会、One Sight、海伦·凯勒国际儿童视力、Vision to Learn 等许多其他组织,每天都在为让儿童佩戴上眼镜而付出努力。如今生活获得改变的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成为他或她一直梦想成为的人!如果不是慈善行为的介入,我们可能会错过许多“未来的领导人”。 约翰·F·肯尼迪曾说,“一潮涨则百船升”。虽然他的发言涉及的是健全经济可以改善所有社区,但我相信,我们为视力健康所做的宣传和倡导工作也为改善作出了贡献。当世界因为意识到了需求所在而接受视力保健需求时,我们所有的努力都会变得更加有价值。当我们共同努力创造改变时,我们一同迈出的每一步要比单独一个人走的更远。如今,我们已扬帆远行 – 让我们携手站在这不断变化的浪潮之上吧!

了解更多

类别

档案

RSS(简单讯息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