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提倡者

上个月,随着我的第一个孙子降生,我的生活永远地改变了。这个小男孩无忧无虑地来到这个世界 – 医生和护士照顾他的每个需求,确保他的人生有个完美的开始。出生后不久,他进行了多项体检 – 包括眼部评估。

仅在短短 15 年前,他的父亲收到了他的第一副眼镜。我的儿子在七岁时,出现头痛、晕车和头晕,这些症状与任何疾病无关。很多医生为其看诊并检查,都证明他是个非常健康的小孩 – 但是他在遭受着未见之苦。我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家长,为我的孩子“做一切正确的事情” – 他们感受到宠爱、滋养和保护,并享有优质的医疗和牙科护理。

在我儿子的儿科医生给我开了一张健康证明后不久,我便开始了在视力行业的事业,同时也不得不重新思考他的整个医疗护理过程。实际上,美国的学校有数百万个孩子享有儿科医生和学校提供的视力筛查,我的孩子便是其中之一。他的每一项评估结果都非常好。

但是,当我了解到学校的筛查是不够的(没有检查我儿子的眼部健康,通常只关注他的视力),我便带他去看眼科医生,做进一步检查。简单的散光便是罪魁祸首,而一个更简单的既能矫正他的视力,又能保护他的眼睛免受紫外线和阳光伤害的处方,就是答案。他再也没有头痛、晕车或头晕的症状了。

Vision Impact Institute (VII,视力影响研究院)在美国,我们积极提倡为初次入学的儿童提供眼部检查。调查显示,每年有数百万接受筛查的儿童从未得到他们需要的后续护理。根据 American Optometric Association (美国验光协会)的数据,多达 61 % 的测试不合格者从未去看过眼科医生,接受进一步治疗或矫正。 实际上,研究还显示, 在孩子未通过学校视力筛查后的两个月, 50% 的家长 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孩子未通过视力筛查。我们可以,并应该做得更好。

在全球范围内,每三个儿童中就有一个有视力问题,并可通过一副简单的眼镜来矫正。在美国,这一比例为 1:4 – 这意味着在美国有约 1210 万儿童需要进行视力矫正,以成为最富有成效的自己。视力未矫正,可能导致课业表现欠佳、视力下降等长期身体健康问题,同时情感和社交发展也会受损。

从这个月开始,我们主要关注儿童视力的提倡者:家长、老师和眼科医生。无论是单独行动,还是作为一个群体,这些个人都能够在确保儿童眼部健康方面产生很大的影响力。老师通常是第一个注意到孩子在教室中看东西有困难的人,而家长可能在家中会注意到孩子的视力问题。孩子入学时,这种合作关系就变得更加重要,尤其是当老师怀疑有问题时,就会告诉家长,家长就会预约带孩子去看眼科医生。

作为家长,我了解,我是我孩子最好的提倡者。实际上,一次眼科检查引发了三次眼科检查,因为那年我的三个儿子都去看了眼科医生。我了解到,我从小到大拥有良好的视力并不能确保我的孩子也同样视力良好。我必须为我的孩子和他们的未来迈出第一步。

在 VII,我们正在为保护视力发声。请和我们一起为我们的孩子们今天和未来几年的视力大声呼吁。

 

Categories

Archiv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