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的最新消息

儿童, 老年人, 一般人群 博客 发布于 December 26, 2014

随着 2014 年进入尾声以及我们对新一年的展望,我认为这是向大家介绍这位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新总裁的大好机会。  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同你们即将离职的总裁 Jean-Félix Biosse Duplan 密切合作,深入研究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的任务,从而带来新的策略。 自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于两年前成立起,我们已付出巨大的努力来召集视力领域的重要利益相关者以及研究和公共卫生团体,以详述未矫正的屈光不正所带来的社会经济成本的信息。 现今,从公众到公共卫生和眼科领域的关键影响者中,竟有如此少的人意识到如此普遍但却易于治疗的眼疾仍未得到治疗,这仍令人十分惊讶。 迄今为止,我们已在网站上收集超过 100 项研究,其令人信服的证据有助于支持我们的论点,即眼睛健康应被视为总体健康的头等大事。 事实上,2015 年我们的主要举措之一将是扩大我们的范围,将健康视力的重要性及视觉矫正的生活质量益处包含在内。 在我们将继续收集和支持关于未矫正的屈光不正之全球和区域社会经济影响的现有数据和研究的同时,我们还将要强调健康视力的益处。 我们知道,良好的视力健康通常被视作理所当然并且非常简单,而低成本措施能够极大地改善儿童和老年人的生活质量。  2015 年的另一项重要举措将是确保这些令人信服的证据被交到适当的政府政策制定者和有影响力的倡导者手中,以便我们能够看到结果和行动呼吁。 通过给予视力以发言权,我们能够帮助世界上的很多人借由更好的视力生活得更好。 我对即将加入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感到很兴奋,同时希望大家度过美妙的节日和快乐健康的新年。 Maureen Cavanagh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总裁

Learn more
一般人群 博客 发布于 December 22, 2014

我记得那是在 2012 年 12 月,我第一次看到关于视力障碍的研究和数据。 我被其数量之巨所震惊。 未矫正的不良视力的后果非常明显,并且超出了我们的初始预期。 这些数字令人惊骇:涉及的人数(25 亿人)、生产力损失(每年 2,720 亿美元)、与儿童教育障碍相关的成本、老年人损伤、道路安全风险,以及更多内容。 除这些成本外,我们还展示了视力障碍对社会的影响及其对个人生活质量的后果。 还有一个令人惊奇的结果:这些后果不仅限于新兴国家,而且影响到“成熟的”国家。 媒体已经从经济角度广泛地报道了信息。 然而,我们已经在很多例子中得到证明,阻止人们纠正视力的主要障碍是没有获取解决方法的机会,而并非购买力的问题。 自然而然地,我们将自身的诧异与所会见的公共机构所分享。 有时,人们会对我们网站上托管的研究存有疑问或问题。 但总体来说,我们所收集的证据极大地提高了人们对视力障碍之影响的一般理解。 来自光学领域的专业人士热情地欢迎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的方法。 我们有机会通过多样的会议和大会来将我们对发现结果的知悉带给眼科医师、验光师和配镜师。 您的支持具有决定性作用。 在我离开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去担任一个新的职位前,我想要感谢我有幸会见的、与视力健康打交道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对我的持续鼓励。 我还想要感谢这些博客的忠实读者对博客内容的关注和评论。 我要感谢依视路的持续支持,没有它的帮助,此项举措就不会存在。 同时我还要高兴地宣布,Maureen Cavanagh 被任命为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的总裁。  Maureen 居住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她在美国的各种行政职位拥有 23 年的光学领域经验。  在此之前,她的上一份工作职位是新泽西州的 Nassau Vision Group and OOGP 总裁。  她对于担任此新职务感到很兴奋,并且将继续在针对令健康的视力成为首要事项的需求方面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上稳步前进。 她的任务仍然是说服政府将视力健康放在议程上,并促进简单可获取的解决方法。 看到儿童获益于眼科检查并回以他们一个笑容,生活的改变可能是我希望所有人都能体会到的一刻。 能够促进这一伟大事业的发展是令人激动的任务和真正的特权。 Jean-Félix Biosse Duplan

Learn more
儿童, 司机, 一般人群 博客 发布于 November 24, 2014

VII (视力影响研究院)在印度建立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在全球范围内唤起人们对视力成本的意识。 现在,我们激动地宣布进军印度。 视力不佳的成本及其对社会经济因素的影响可以通过个人效率损失及其对社会的作用来查看。 印度是全球最大的国家之一。 其大约 5.5 亿人口具有视力问题,印度在年度生产力方面的损失达 370 亿美元(约 20,350 亿卢比)。 作为回报,提高印度民众的视力可以影响国家发展和生产力的显著提高。 视力问题可影响所有类型的人群;其中大多数人并未意识到他们需要视力矫正。 因而,在印度有 41% 的儿童(小于 18 岁)、42% 的工人、42% 的司机以及 45% 的老年人需要视力矫正。 矫正和预防视力不佳可以成为印度经济的增长驱动力,为贸易、投资和教育等传统因素提供补充。通过努力协作并沟通视力不佳的成本,更多的印度工人都能将收入增加 30% 并将生产力提升 25%,同时道路交通事故可以减少并且儿童的学习成绩也可以得到提升。 视力可以成为发展国家经济的强有力工具。 印度的大型医院和非政府组织 (NGO) 一直在通过增加对各种眼科疾病的筛查和提供眼科检查来对抗失明。 现在,人们期待着公私合作能够进一步在对抗视力不佳和失明方面取得进展。 这些合作有助于增强社会繁荣度、积极地影响私营部门的盈亏,并且帮助私营部门接触到最需要他们帮助的居民。 SRF Limited 董事长 Arun Bharat Ram 是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的顾问之一。 他是一名伟大的儿童拥护者,并且将指导研究院在印度的举措。 视力不佳是在印度(以及其他地方)需要被解决的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借助您的帮助,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可以提高人们对视力经济学和解决方案需求的意识。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于 2013 年 […]

Learn more
成年人, 司机, 一般人群 博客 发布于 October 24, 2014

我很确定您已经知道这个故事:一位刚刚闯过红灯的司机会对拦住他的警察立即说什么? 《我没有看到》。 当然,在这些司机中,您会发现一些说谎者,但也有很多人说的是实话:他们确实没有看到红灯。 他们是有眼镜但却从未配戴,还是他们忽视了自己视力不佳的事实? 这种情况可能引发可怕的事故,令社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一些令人震惊的数据显示,视力障碍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首先,考虑那些将良好视力视为必然要求的工作:经常手握患者生命的外科医生;受环境噪音所干扰、可能会因结账错误而受责备的收银员;在正确的时间向正确的人施以正确剂量的适当药物时必须具备警惕性的护士。 交通调度员、火车或飞机向导员、建筑工人、教师、裁判员、校车司机和美容师……不幸的是,它可以是一个无限的清单,而视力障碍的后果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巨大的代价。 60% 的人需要视力矫正。 与世界人口总数(70 亿)相比,42 亿人需要视力矫正,其中有 25 亿人仍未得到矫正。 有三分之一的工人、儿童、老年人和司机直接受此残障所影响。 从全球范围来看,因未矫正的视觉缺陷导致的生产力损失预计为每年 2,690 亿美元。 这是可怕而令人惊愕的数字。 一项意大利研究显示,2007 年有 60% 的交通事故与矫正视力不佳有关。 在此例子中,视力不佳的成本仅在这一个欧洲国家就预计为 130 亿欧元。 一项澳大利亚研究近期显示,视力不佳的直接成本达到了 10 亿美元,明显多于同心脏病、精神失常、糖尿病,甚至是癌症相关的成本。 每天,事实和数据都会为我们带来无法辩驳的证据。 在德国,人们必须矫正视力(如果需要)并通过视觉测试,才能获得驾驶制造。 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巧合,这个将产品质量放在第一位的国家拥有明显的竞争力优势? 我们期望将此卓越举措扩展到所有欧洲国家。 我们建议布鲁塞尔以及我们的政府仔细研究该举措。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将继续缩小无知的差距、指出数据缺口,并鼓励、收集和传播新的研究。 我们想要宣传已获得证明、易于获取并简单的解决方法。 这是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的使命。 Jean-Félix Biosse-Duplan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总裁。

Learn more
一般人群 博客 发布于 September 24, 2014

大约每隔一周左右,我就会发现科学出版社文章中的数据测量特定障碍对国家、甚至是洲经济的直接影响。 为何不系统性地在这些测量中包括视力不佳对未矫正视力人群的影响? 我经常问我自己这个问题。 近期,来自欧洲的世界卫生组织 (WHO) 代表和专家对人的健康不佳在我们所经历过的那种危机情况下的效果得出了有趣的结论。 他们甚至还创建了一个网站,将各国的医疗系统与我们正在/过去经历的各种金融危机结合起来。 这是对于管理并确保我们的医疗系统顺利运营的所有人来说令人激动的全新工具,同时对于眼科护理专家、政府、互助保险公司和患者来说又是一个重要的交汇点…… 为何视力不佳对居民的影响仍未找到一席之地? 收集于“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网站的研究清晰地阐明,日复一日,未矫正视力可导致,举例来说,成年人的抑郁和社会不适症状明显增加(荷兰 Pr Kempen 的研究);或者如灰色文献明确所述,部分生来视力不佳并未在青春期之前未获得矫正的儿童无法如正常孩子那样获得学业上的成功。 完美的视力不再是奢望。 在几年的时间内,使用屏幕来工作、游戏、沟通、学习和驾驶等已成为必需…… 对所有患者来说,我们注意到矫正视力后的患者能够更快更轻松地完成任务、对知识学习机制拥有更多的控制或者在夜间获得如白日般的视力(对于驾车来说非常关键)。 然而,这还没有算上视力丧失人群所体会到的逐渐孤立,这与重听人士将自己蜷缩在此限制中类似。 一年一度的欧洲健康大会于 11 月末在立陶宛的维尔纽斯举办,该大会正式讨论了糟糕的健康系统对各国家经济之可持续发展所带来的影响。 很遗憾,受损视力的影响并未在本次论坛中被讨论。  我呼吁研究员、执业医生、眼科医生和居民付出全部努力,以根除低视力问题。 这条道路是漫长的,但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会将所有必要信息收集在一起,以便我们的政策能够以正确的信息为基础。只要个人的力量能够汇聚,那么这多晚都不会迟。 该解决方法虽然简单,但却拥有一个口号: “共同努力,提高视力” Jean -Félix Biosse Duplan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总裁。

Learn more
成年人, 一般人群 博客 发布于 August 10, 2014

有些事情折磨了多年,我想要与您分享。 如何一个人可以一辈子忍受糟糕的视力,那么我们不确定视力不佳是否能够确保其稳定的生活。  确实,我们可以通过矫正视力避免多少道路交通事故的人员伤亡? 与工作相关的事故有多少? 抑郁? 在家、修补或烹饪时的不合理受伤? 摔倒,严重与否? 混乱的学业背景? 所有这些问题都很糟糕……但是谁注意它们呢? 我们能否确定了解如何评估公司的生产力损失,这是由视力不佳引起的最直接的后果? 关心此问题是我们的每日职责,并且 Vision Impact Institute (视力影响研究院)想要积极地助力于最可靠的科学研究的收集,以说服那些仍对此全球紧急情况持怀疑态度的人。 我们的目的不仅是提出问题,而且还要通过相关的数据来提供回答:这是我们借助最杰出的专家所从事的工作。 还有一个不可否认的回答:更好的视力可以改善居民健康、儿童教育和国家工业生产。 更好的视力可减少道路上或工作时发生的事故数目。 但是否有人关注此问题? 帮助我们收集不可辨驳的证据,从良好视力的积极影响到对国家和社区居民整体健康的积极影响,或仅仅是为获得更好的生活。 Vision Impact Institute (视力影响研究院)每周提供素材,以倡导这一简单但却很少共享的观点:矫正视力能够挽救生命。 Jean-Felix Biosse Duplan 总裁 Vision Impact Institute (视力影响研究院)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