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应对一些世界上最大的挑战?是时候讨论一下良好视力的重要性了。

本月,在纽约,由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召开的高级别政治论坛持续了长达十多天的时间。包括各部门部长、企业及民间团体领导者在内的 2,000 多名与会者齐聚一堂,共同审查了六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SDG) 的进展情况。令我感到震惊的是,优先考虑视力保健问题显著影响着审查中六项 SDG 中的三项:目标 4(优质教育)、8(体面工作和经济增长)以及 10(缩小差距)。

研究表明良好的视力与个人学习能力之间存在着必然的联系。虽然 SDG 目标 4 更侧重于为所有人提供优质教育,但是在无法首先确保受教育者能够看清楚的情况下,学习如何才能合理?如果我们首先解决未矫正视力和迫在眉睫的近视趋势问题,那么优质教育这一主题便有了坚实的基础。

最近,我有幸代表儿童视力保健与其他几家志同道合的组织共同出席了在华盛顿特区举办的基于学校的健康联盟年度会议,其中包括OneSightAdvanced Center for Eyecare 以及 Social Impact Consulting,他们共同促成在美国俄亥俄州的 Oyler School 成立了第一个基于学校的视力中心。通过将视力问题视为儿童整体健康的一部分,我们的观众 – 学校护士、管理人员和学校诊所工作人员,热切地参与到如何以最佳方式改变儿童视力保健现状的对话中。通过在世界各地的学校健康计划中优先考虑对视力健康的需求,我们将大大影响优质教育的标准设立。

再来看看目标 8,研究还表明,一个人的视力健康与工作效率之间存在很大的关联。近期发表的一份研究表明 2015 年因近视造成的生产效率损失高达 2440 亿美元。然而,同样的研究表明,如果我们坐视不管,那么处理这一问题的总成本将明显低于这一问题所引发的成本。进一步全球研究证实,矫正近视视力后,生产效率显著提高。如果全球劳动力的视力不佳问题将影响其在工作场所的生产效率和工作年限,那么我们还能否实现经济增长?如果全球优先将健康视力视为整体医疗保健的一部分,那么作为经济增长的一个因素,我们可以对工作场所的生产效率产生积极影响。

最后,目标 10 侧重于缩小发展中国家的差距,主要是收入方面的差距。如果我们已知全球 90% 的视力受损人群居住在低收入环境中,并且全球有 25 亿需要视力矫正的人群仍未得到矫正,那么我们必须考虑到对视力保健的认识和可及性将在平衡这些差距方面发挥独特作用。

好消息是,我们已经有了解决视力不佳问题的方案:眼镜。或许更为可观的是,我们已经有了所有经济群体都能够支付得起的解决方案,从而真正改变全球人民观察、学习、工作和营利的方式。

由于学习和工人的生产效率在很大程度上均依赖于一个人的视力,因此优先将视力保健作为全球医疗保健响应的一部分,无疑将致使未来的经济发展更加强劲。

加入我们,为视力代言!

Categories

Archiv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