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的挑战推动了整个欧洲和非洲的宣传和提高意识工作

上个月,我们强调了在美洲工作的机遇和挑战。本月,我与欧洲与非洲事务总监 Eva Lazuka-Nicoulaud, 坐在一起,让您了解我们在这一广阔地区的宣传工作,因为我们致力于优先考虑良好的视力。

在该地区内有多少个国家、多少种语言、多少人口?最大的视力问题是什么?

欧洲和非洲共有 135 个国家,27 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 37%,有 2,000 种官方语言和口语。

对于非洲国家来说,最大的可避免的视力问题是未矫正屈光不正 (URE)。未得到满足的需求是巨大的,特别是对于服务水平低下地区的学龄儿童。一些研究报告称,有多达 100% 的儿童从未接受过视力检查,甚至没有进行过视力筛查,进而导致视力矫正率非常低。

在西欧地区,学龄儿童的 URE 也是一个大问题。法国最近开展的一项提高认识和筛查活动发现,每 5 名儿童中就有 1 名因缺乏适当的矫正而出现视力不佳。鉴于近视正趋近流行的程度,URE 的数量将持续显得更加重要。如果不进行干预,到 2050 年西欧地区将达到 56%;但由于城市化和环境因素,非洲(尤其是北非地区)和中东地区也将加速增长。

该地区由如此多的国家和文化组成,从一个地区到另一个地区有什么相似和独特之处?

在这两个地区,视力不佳的主要原因是 URE,这可能会从童年到老年阶段对人们造成影响。近视加速增长也是一种普遍现象,在全球范围内的学龄儿童中发病较早且患病率不断上升。

然而,唯一在非洲出现的问题是,人口年轻化,以及60% 的人每天的生活费不到 2 美元。 认识、获取和负担能力是关键问题。在欧洲,随着人口老龄化,未矫正视力的患病率正在上升,并且给医疗保健预算带来压力。

尽管非洲和欧洲在视力保健方面面临着各种各样的经济和立法上的挑战,但视力矫正和保护方面的需求仍然是至关重要的。

如何设定优先顺序?

根据 Vision Impact Institute(视力影响研究院)的全球战略,我将区域性重点放在有可能进行干预的主题和国家上。当地利益相关者的响应和参与是成功的关键。当我们一起行动做出改变时,我们会变得更强大。

您是否已经发现了一些重要研究,可以增强您的工作能力或为您在欧洲/非洲开展的宣传工作奠定基础?

必须要指出的是,我所有的工作都是以基于证据的的宣传开始的。我们的战略支柱之一是儿童的视力,因为我们知道它会对儿童的未来和我们社会的社会经济发展产生影响。从这个角度来看,每一项科学研究都是极其宝贵的,这些研究提供了一个国家内问题规模的证据(URE 患病率)或关于儿童视力矫正和保护的积极影响的知识(影响研究)。

谈到近视,我经常提到 Holden 等人的研究,研究表明,到 2050 年,每 2 人中便有 1 人会患上近视,同时还会提到最近发表的与未矫正近视相关的费用评估。此外,我还依赖于国际领先组织关于视力与道路安全的报告。

什么样的研究主题有助于您所在地区做出最大变革?

我们必须在确定需要时,继续缩小儿童视力方面的研究差距。我们正在当地合作伙伴和研究专家的帮助下这样做。我们强调问题的规模和儿童视力矫正和保护的好处,有助于做出变革。这项研究是我们与地方当局合作计划的基础,目的是在整个地区内打造更美好的社会经济未来。

在该地区内您最引以为豪的是什么?

我非常自豪的是,肯尼亚发起了一项名为 Macho Bora Elimu Bora 更好的视力,更好的教育)的倡议,该倡议于 2018 年在纳库鲁县作为一个学校筛查项目启动,其合作伙伴来自依视路。该项目首次被列入卫生部 2019-2020 年度工作计划。该项目包括由训练有素的教师进行筛查,由熟练的验光师进行屈光检查,以及为眼科诊所的进一步检查提供全面的眼科检查。眼镜会送至学校,并通过手机理财服务 M-Pesa 付款。

该倡议与我们的任务一致,在服务水平低下地区的社区(儿童、家长、教师)中提高了认识,并创造了获取眼科护理服务的机会,同时节省了前往眼科保健中心的费用,因为干预措施是在学校进行的。

我们正与合作伙伴一道,与来自私营、公共和社会部门的有关当局和利益相关方共同构建此案例。我相信,这些共同努力会改变生态系统和立法环境,从而有助于确保肯尼亚 1,200 万学龄儿童定期接受高质量的眼科筛查。这一简单的转变不仅可能改变眼睛健康状况,而且最终会加速该国的可持续发展。

Categories

Archiv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