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视的代价:Kovin Naidoo 博士采访实录

过去几个月,我们一直在强调近视的流行趋势,并通过我们的社交媒体渠道收到了宝贵的反馈。最引起我注意的是人们对自己近视的个人经历以及近视对个人生活所带来影响的评论。将这种影响扩大至数十亿人身上,对个人和社会造成的代价是巨大的。本月,我们邀请了视力影响研究院 (VII) 顾问委员会成员、验光师兼公共卫生领袖 Kovin Naidoo,从视力等多个方面介绍他对近视如何影响我们社会的看法。以下是我们的采访摘要:

我们对近视的影响了解得越来越多。从成本角度来看,这一流行趋势会对世界造成哪些影响?

应指出的是,以下数字只是衡量社会成本的一个指标,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才能确定总成本。到 2050 年,近视的患病率将上升至世界人口的 50%,矫正近视以及提供眼疾(例如近视黄斑变性(MMD) 和青光眼)矫正和治疗相关服务的成本将是天文数字,并且将给经济带来巨大负担。今年年初,我们在眼科学研究协会会议 (ARVO) 上发布了一张海报,从生产力角度展示了这种经济影响。2015 年,近视黄斑变性 (MMD) 和未矫正近视引起的视力障碍 (VI) 所带来的潜在生产力损失估计为 2500 亿美元,其中包括 170 亿美元(30-490 亿美元)是眼睛保健引起的生产力损失。随着患病率的增加,这一数字也会大幅增加。

您经常说该问题需要共同努力才能解决。原因是什么?

近视的预计患病率令人难以置信,并对未来构成了罕见的公共卫生危机。另外,研究表明,在某些社区,获得眼镜矫正的几率非常低。有时只有不到 20%需要眼镜矫正的人能够获得矫正,这一局面使我们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

很少有一种重大公共卫生问题能够影响世界一半的人口。为了扭转这种趋势,我们需要动员所有从业者,并加强努力,实现我们的目标。 我们需要采取全方位的措施,从国家层面解决服务提供、获得价格合理的矫正、健康推广、宣传和政策变革的问题。所有眼睛保健从业者都要参与其中。我们需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扩大我们的服务。这意味着政府、民间组织、学术界/研究人员(研发价格合理的近视控制产品)和私营部门需要齐心协力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作为一家全球性学会,我们如何解决近视问题?

若要实施上述策略,我们需要携手进行变革,而不是把主要精力放在相互竞争上。我们需要加强合作,像国际近视研究院(IMI) 一样,就近视定义、临床指南、临床试验和行业办法等关键问题达成共识。达成共识将确保我们形成统一的言论,并将精力投入到关键挑战中,而不是关注彼此之间的分歧。我们需要就教育、服务提供、健康推广、宣传和研究问题加强合作。长期以来,我们的精力都集中在如何取得成功上,而忽略了周围人的需求。建立合作与合作关系让我们可以投入更多的精力,真正带来符合需求的影响。如果不这样做,就等于面对不断增加的社会需求而无动于衷的自私自利的组织和机构。

很显然,我们需要合作,共同去努力。政府可以发挥什么作用?

政府在解决发展中国家贫困人口需求方面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即使没有面临近视危机,许多国家的屈光服务也岌岌可危。随着近视患病率的增加,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各国政府特别要提升儿童眼睛保健服务,尤其是学校眼睛保健服务,以便尽早惠及我们的儿童。

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政府都需要制定政策,让儿童在幼年时必须接受视力检查,允许轻松获得及进口近视控制产品,加快通过近视控制产品的监管审批,并推动国家立法,以鼓励进行户外活动的策略和政策预防近视。

学校可以采取哪些措施?

如果近视是我们的敌人,学校就是我们的战场。世界各地的学校都为儿童与家长创造了可以最大限度获得直接服务或参与健康推广活动的契机,鼓励家长带孩子接受视力检查并获得适当的矫正。

在发展中国家,尽管面临贫穷和饥饿的障碍,孩子们也在上学,但当他们到学校时,却无法看清黑板。如果是这样,他们欠佳的视力就不会帮助他们走出持续的贫困。对于让学校成为解决近视问题的更广泛计划的启动平台,我们有令人信服的论据。

  私营部门如何发挥作用?

私营部门需要为全方位措施的各个环节提供支持,无论是服务的提供、人力资源开发、宣传、政策变革、研究还是健康推广。但是,行业应推动研发价格合理的先进近视控制产品的议程(无论是隐形眼镜还是镜片眼镜),并让全世界的儿童受益。如果无法让大多数儿童受益,即使世界上最好的技术也毫无价值。

视力保护组织如何发挥作用?

视力保护组织通过将宣传和政策变革作为首要工作,为支持全方位措施发挥了关键作用。政府(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从业人员是服务提供的监管人。视力保护组织必须支持扩大这些服务,而不是将自己视为政府或从业人员的替代者。他们起到了催化作用,并且可以采取更积极主动的措施来实现变革。我们需要把我们的议程列入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其他更广泛的发展议程。我们需要证明,近视有可能阻碍儿童接受教育,从而影响我们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SDG) 的工作。如果继续在狭隘的临床模式下运作,我们将来会面临危机,历史将对我们所有人 — 公共、私营、学术和民间社会组织 — 进行非常严厉的评判。

我们已经看到采取更广泛协作措施所取得的成功。孩子的视力 (OCV) 活动在其短暂的生命中汇集了超过 75 个眼睛保健组织及其他组织,将儿童眼睛保健纳入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政府更广泛的发展议程。此次合作还为宣传、政策变革和健康推广工作提供了支持。这是不合作即灭亡的大问题。

能否列举几个在解决近视问题上已经取得一些成功的国家/地区?

我相信新加坡、台湾和中国等国家/地区已经认识到近视造成的危机,并且已经在努力实施政策变革并推动解决近视问题的议程。但是,即使在这些国家/地区,也有许多工作要做,确保采取更全方位的措施。

其他国家/地区,如柬埔寨、利比里亚和美国各州已经开始通过制定扩大使用率的政策来解决学校眼睛保健问题,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是,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良好的开端将会增加全世界幼儿园和学校的户外活动时间,并实施教育政策来支持这项举措。

如果我们放任近视发展会怎么样?

我们在眼睛和卫生保健方面会面临危机。高度近视(低于 -5.00D)的影响尤为严重。失明和视力障碍患病率将增加,并且我们迄今为止通过预防工作所取得的成果将毁于一旦。治疗青光眼、近视黄斑变性 (MMD) 和高度近视引起的眼部疾病的成本会给已经不堪重负的眼睛保健服务带来巨大压力。

我们每个人怎样才能成为参与并促进变革?

验光师和眼科医生要将自己视为在管理患者和家庭,而不仅仅在治疗近视。这就需要我们转变自己的工作方式。健康推广和教育必须成为患者管理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眼保健专员也要支持政策变革工作,并利用他们在社区的人脉关系成为宣传者。每位政客都配备一位验光师或眼科医生来照顾他/她的眼睛健康。

社会其余人员需要通过民间社会组织来实现变革,并将重点放在宣传和健康推广工作上。至少,我们须首先改变自己孩子的行为。

Categories

Archive

RSS